泰民!泰民!你快看,有彩虹唷…泰民 ”是誰?誰在叫我?……珍基嗎?可是聲音不是啊……好耳熟的聲音,好像在哪裡聽過“ 怎麼了,泰民?快過來看呀!你不是最喜歡彩虹了嗎 ”他是誰?為什麼他的臉看不清楚…好熟悉的感覺,他到底是誰?為什麼就是想不起來……

 

【泰民!你醒醒啊…泰民!】珉豪不停的叫著,而旁邊的醫護人員正推著躺在床上的泰民進入診療室

 

【先生!不好意思,我們要做進一步的檢查,麻煩請在外面稍等一下】

 

【可是……】沒等珉豪說完,就被護士推出門外

 

 到底怎麼回事,怎麼就這樣突然昏倒?…… ”老毛病 ”泰民口中的老毛病,是這個原因嗎?不可能,他明明就沒病啊!還是…在你離開後兩年才有的,你到底是怎麼了,為什麼當初跟你最親近的我…連你在想什麼,都無法猜透

 

* * * * * * * * * * *

 

診療室的門打開了,幾個護士把泰民推進病房內……珉豪看泰民的臉不再那麼蒼白,心裡才鬆了一小口氣,但又隨即問一旁的醫生泰民的狀況

 

【醫生!泰民他還好吧…他怎麼會突然昏倒?】

 

【你是?】

 

【我…我是他朋友】

 

【朋友?…我問你,你知道他得過脊隨癌嗎?】

 

【脊…脊隨癌!!…醫生,你跟我開什麼玩笑】一聽到醫生說出的病,珉豪差點沒昏倒

 

【我沒有必要跟你開玩笑…他得過脊隨癌】醫生嚴肅的說著

 

【…不可能的啊!明明就沒病,為什麼……醫生,什麼是脊隨癌?那泰民現在情況到底怎麼樣?】

 

【照這樣看來,他應該是沒有痊癒!照我看來,他復發的機率很高的】醫生淡淡的描述,但卻引的我心一驚

 

【那…那要怎麼樣才治的好!?】我急切的問

 

【現在,先讓他做個全身性的檢查,現下最重要的是了解癌細胞有沒有蔓延!】聽著醫生的話,我卻沉默

 

【如果…只是假設,若是癌細胞蔓延的話,除非有原捐贈者的骨隨,不然的話…就只有等死了!】一瞬間,我似乎聽到心碎的聲音

 

* * * * * * * * * * *

 

 病房中,兩個人…… 一個沉睡,一個沉默

珉豪看著沉睡的泰民,心裡想著…等他醒來,一定要把事情問清楚

 

【唔!……是你送我來醫院的嗎?】悠悠的轉醒之後說了一句話

 

【我又昏倒了嗎?】

 

【又?你常昏倒嗎?】我問著,手削著蘋果試著讓自己平靜

 

【嗯……也不是常昏倒,就是最近常常頭暈頭痛還會昏倒】拿走我手上的蘋果,他邊吃邊道,但我還是不懂,他為何會得脊隨癌……談話的氣氛在我們之間變得很融洽,但卻回不到從前的依賴感

 

【你……】

 

【嗯?】

 

【你是怎麼得癌症的?】

 

【珍基說……我在兩年前發現得了癌症,但是我…我其實沒有那兩年間的記憶,我那空白的兩年都是珍基說給我聽的】

 

【珍基?那個男的?】

 

【嗯!他是我男朋友,我那空白的兩年珍基跟我說了很多我們之間的事情,所以我覺得那兩年並不是浪費,反而更想補償他】

 

【那他…都跟你說了什麼?】

 

【像是我們之間的關係啊、住處啦,什麼的!】

 

【他跟你說你們之間的關係?】我微微的動怒,但還是強壓了下來

 

【嗯!對啊,一開始雖然很不真實,但相處了一年之後,我發現好像真的是這樣!】看著那抹曾經因為我而出現的笑容,現在因為別人而出現,我發現…我無法接受

 

【你好好休息,我再來看你】我拉了外套,就衝去停車的地方

 

【喂!基範,幫我查一個人……】

 

* * * * * * * * * * *

 

【李珍基!李珍基!你給我開門】拿著徵信社給的地址,我衝往李珍基的家

 

【誰啊?】開了門之後,雖然很驚訝,但依然保持著冷靜

 

【請問你來做什麼?】

 

【難道你不覺得應該有事情要解釋清楚嗎?】

 

【請進!】

 

 珉豪進了屋子後自徑的坐下,默不出聲

 

【相信你會這樣問,就表示你已經查過我了!】

 

【相信你一定知道泰民是我的人,對嗎?】一開口殺傷力十足,但也將氣氛降到了冰點

 

【……】

 

【兩年前帶走他的人,是你?】

 

【是……】

 

【混帳!】沉不住氣的手往珍基揮去,打在他臉上

 

【咳!】滲出血絲的嘴角隱隱作痛

 

【你這個王八蛋,你知道這兩年我找他找的多辛苦嗎?】

 

【我……】

 

【混蛋!】珍基話還沒說完,珉豪又接著一拳

 

【我沒有什麼要解釋,但是我只想說,一開始不想讓你知道的是泰民!】

珉豪愣了愣說【他…一定是不想讓我擔心】

 

【不管如何,他忘了過去的事,現在他是跟我在一起,過去兩年的記憶,只有我李珍基,而不是你崔珉豪!】

 

【你!】

 

【請吧!不送了……】珉豪話還沒說完,珍基就下了逐客令

 

走出了珍基家,珉豪又回頭補上了一句

 

【我不會…再讓他離開我了……】用力的關上大門後,就轉身離開

 

崔珉豪…就算被你知道,當初是我把泰民帶離開,我也不會就此罷手,現在他的記憶裡只有我…完完全全的只有我,泰民對我來說也很重要,所以我不會放手,絕對不會

孫采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